pak

【箭闪】 The Bell Toll For Poor Cock Robin. (III)

------------------------------------------------------06-------------------------------------------------------------

Who'll be the person? 谁来当牧师?

I,said the Rook, 乌鸦说,是我,

With my little book, 用我的小本子,

I'll be the parson. 我会来做牧师。

Who'll be the clerk? 谁来当执事?

I,said the Lark, 是我,云雀说,

If it's not in the dark 只要不在夜晚,

I'll be the clerk. 我就会当执事。

吉特咖啡店,Barry和Oliver品着咖啡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相互交流着作为治安维持者的“心得”,其实就是互相倒一倒苦水,毕竟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找一个可以互相倾诉的人并不容易。毫无预兆的两人的手机同时响起,好吧,这就是作为The Flash和Arrow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全天无休。

Barry接起电话,是Joe,“知更鸟”又出现了,打电话叫Barry出现场。在告知了对方自己马上到之后挂断电话。看到此时Oliver也刚好挂断电话,Barry抢先开口:“Oliver,‘知更鸟’又作案了,你要不要……”

“Barry,我需要回星城一趟。”Oliver打断了对方的邀请。

“What?”

“我需要马上回星城一趟。”Oliver重复道。

“But,why?……我是说当然,如果需要帮忙的话说一声。”

“嗯。”Oliver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而Barry已经向案发现场奔去。

当Barry回到S.T.A.R实验室,Arrow小队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看着Felicity把随身的平板电脑收进手提包里,与Felicity和Doggle告别后Barry走到Oliver面前递给对方一个文件夹:“这次案件的资料,我已经整理好了,给!和之前的案件都不太一样,说实话要不是现场发现从来没有向媒体透露过细节和‘知更鸟’吻合,我恐怕都要认为是模仿犯了”

“好的,我会看的。”Oliver板着脸回答道,“还有……谢谢你,Barry!”

当晚,威登酒吧地下室。

“Roy,你叫我们回来到是什么事!

“之前报道丢失的那批Lexcorp的军火,昨天进入星城了,并且宣布在这里拍卖,正引来各地的买家,还有那个什么新产品貌似就是这次交易的重头戏,而交易时间就在明晚。”

第二天傍晚,Felicity下班来到地下室看到Oliver已经披上了那墨绿色的战袍却有些分神的站在为搭的Barry存放制服假人前……呃……发呆,这可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

 

魔法之箭【II】

魔法之箭 

箭闪 魔术师AU

不知道还有人记得这个不,一个月1000字我也是哭了。这产量,不定哪天就坑了……

这个互动可以说是这个脑洞的来源,想怂恿学长做这个效果……未果。

絮絮叨叨的分割线

——————————————————————————————

“精彩的演出,但Ollie是你不会认为这样就能糊弄我了吧。你知道今天不让我满意,是不会放你走的。”Thea边说边走上台,“Ollie你还得再拿出点更精彩的表演来。”

“Thea!好了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真是苛刻的主办方。”Oliver有些无奈的说道,由于刚刚快节奏的演出气息还有一丝凌乱。

向后台比了个手势,助手推上一个箭靶放在舞台右边,而Thea则走下了舞台。魔术师走到箭靶后拿出一把通体墨绿色的弓,与一壶箭,同时提出一个类似炮筒一样的东西放在了靶子前方一点的位置。“下面我需要一位观众上来配合我的表演,有哪位愿意上来?不过我要提醒的是下面的魔术有一定的危险性,请大家慎重考虑。”看着台下举起一片的手Oliver也有点为难,抬手摘下了眼睛上的面具,“这样吧,我把面具扔下台,接住的观众请上来,如果实在不愿意,就把它交给身边的人请对方替你上台。”说着转身背对观众席抬手就把面具抛下了台。拿到面具的是一名长相稚嫩的男孩,带着几分腼腆走上台来。Oliver接过后台递上的话筒传给男孩的同时问:“该怎么称呼?”“Barry”对方拿过话筒回答的同时把面具递给Oliver。“你收着吧,算是你上台帮我的谢礼了。现在麻烦你帮我检查一下这些它们都是普通的箭,并没有机关什么的,小心一点,别伤到自己!”把箭壶箭递给对方的同时,细心的提醒道,毕竟这些箭可不是在外面随便买来的样子货,每个箭头都是自己一点点打磨锋利的,其实表演并不需要这么锋利的箭,但用心是一名魔术师最基本态度,不是吗?“的确是普通的箭并没有什么机关。”等待对方宣布了这一点后,Oliver便把他引到靶子前面的炮筒样的装置前,并拿出一枚遥控器递给Barry:“这是一个发射装置,只要按下遥控器上的按键就可以把一副牌发射出来。”边说边从身上的暗袋里取出一副牌,去掉牌盒塞进了炮筒中,退后几步示意Barry按动遥控器上的开关,那副牌便似天女散花般飞散在箭靶前方。“好了,准备工作结束,下面表演就要开始了。”魔术师再次不知从哪拿出了一副牌,扔掉牌盒,一个开扇Barry和台下观众展示了一下,之后牌面朝下将派在手中展开,“现在Barry麻烦你选一张牌,“在Barry抽出一张牌后转过身背对观众,现在请你记住你手中的牌,并且展示给台下的观众们。”Barry将手中的牌举起,在摄像师的配合下全场的观众都看清了那黑桃8。在得到大家已经记住了牌的反馈后,Oliver转过身来要求Barry将牌插回整副牌中,熟练的洗牌后将牌交给Barry,“现在你可以洗一下牌,或者不洗都可以,然后吧牌放到那个发射装置里面,就像我刚才做到一样,然后回到这里来。”Barry把牌放了进去,走回了Oliver身边。“现在我们换个位置”Oliver带着Barry走到舞台的左边面向箭靶,举弓搭箭,拉开弓弦,“现在我数三下,Barry就按下开关,而我射出的箭将射中他刚刚选中的牌。”Oliver调整好呼吸,“一,二,三!”在扑克牌飞散的瞬间,箭矢破空而去,正中红心,箭头正插在一张扑克牌上。助手上台将箭靶推到舞台中央面对观众,魔术师拔下那支箭,取下扑克牌背向外问道:“那么,请告诉我,刚刚你选的是那张牌?”“黑桃8!”就在Barry回答的同时,Oliver将牌翻转展示给观众,正是一张黑桃8,台下掌声如雷。“谢谢你的配合这张牌和面具就送给你留作纪念了。”把牌递给Barry后礼貌的请对方下了台。

 

魔法之箭

魔术师AU

魔术师Oliver与不屑于魔术的Barry的故事

上周三看了社团的专场,脑洞大开的我没忍住,希望大家喜欢。

文中的部分人物性格有所改动,如有不适赶紧关掉。

 

 

 

 

 

Oliver Queen更多的被称为Arrow魔术界冉冉升起的新星,以穿插在表演中的高超箭术而得名,作为一位名气正盛的魔术师他来到中城为自己家族的企业Queen工业的宣传进行一场表演。

后台,我们的魔术师正在认真检查着每一个道具,虽然Diggle在每次安装完后都会再三检查,但是这些东西可是太重要了表演的成败很大一部分就要靠它们了,这可都是关乎“生死”的大事。在确认了所有东西都在该在的地方,没有什么被卡住,也没有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后Oliver开始调试起他那张弓。轻轻拂过弓身,调整弓弦,举弓,拉弦,放下,再一次的调整,如此往复,终于调整到了最合适的状态,将弓小心地在身前的桌子上,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手表,距表演开始还有20分钟,观众们已经开始入场了,这时身着长裙的Thea走到他面前:“Ollie,这回可就看你的了。”“Thea你不在观众席坐着,来后台干什么?”“作为新任Queen工业的CEO,我觉得我有资格向大家宣布这一次的表演嘉宾是我亲爱的哥哥。”“Thea……”Oliver叹了一口气,的确,自己为了魔术把家族企业推给Thea对她实在不公平。但现在可不是抱歉的时候,马上演出就要开始了。轻轻的闭上双眼,时候让自己变成那舞台上耀眼的“弓箭手”了。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这次Queen工业入驻中心城的庆祝晚会,为了庆祝我们新分部的建立我们请来了一位特别的嘉宾为大家带来这次表演:让我们一起欢迎我亲爱的哥哥,帅气的魔术师,‘Arrow’,Oliver Queen!”

随着Thea对表演者的介绍完毕,伴着音乐,四个帅气的男助手推上了一个3米×3米钢制的平台并将平台旋转一周展示,固定后离开舞台,在音乐的一声重音响起的同时,平台的四周喷射出闪亮的烟火,烟火熄灭,烟雾逐渐散去平台的中央出现了一个绿色的半跪着的身影。这时音乐戛然而止,那人抬起头来,一束白光打在他的脸上,从长袍兜帽的阴影下显现出的脸的双眼处是同样绿色的面具,更给他加上了一抹神秘,脸上精心修剪的胡茬和毫无感情色彩的嘴角无不在诉说着他的不可亲近。音乐再次响起,魔术师缓慢的起身脱下绿色的长袍拿在手中,长袍下是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装,却没有摘下与西装格格不入的绿色面具。如斗牛士般展开长袍,正反展示后双手在右侧举起长袍,略微搞过头顶,两名助手接过长袍并保持位置不动。魔术师上前,一把扯下长袍,舞台上便多出了一名金发丽人。女子捡起长袍打开扔向魔术师,长袍落下,魔术师一身绿色劲装出现,与面具契合。两人走下平台,助手将平台推下的同时推上一个架子,架子上是一个敞开的箱子,两边各有一个矮架,女助手一魔术师各站上一边,将箱子倒向观众,展示其中空空。魔术师爬上高台,钻入箱子,将手从箱子前方预留的孔中伸出,女助手重架子旁边摘下一块巨大黑布,布的一边由两更棍子支撑,将其中一根棍子交到魔术师的手中,自己则举着另一根,利用棍子将自己完全隐没在黑布后面,放下,什么都没有发生,再一次举起,当黑布再次落下,露出的则是魔术师那带着面具的脸放下黑布,登上架子一边的矮架,打开箱子,单手扶起其中的人,正是刚刚的女助手。 在魔术师的帮助下助手走下了高架,两人走到舞台中央,一同向观众致意,随后女助手下台。

 

【箭闪】The Bell Toll For Poor Cock Robin.

  “Barry,晚上你能陪我一起去这次的现场吗?”Oliver拦下Barry说。
  “嗯?你知道我以及看过现场了对吧,再者之前你不都是自己去的吗?”
  “唔……我想这一次我需要一点不同的看法,你知道的,专业之类见解的……”
  “好的,那晚上见。”
  “晚上见”

当晚,中心城某公寓。
   一红一绿两道身影两道身影钻过警戒线,四下观察了起来。
  “好的,我们从死者开始,从资料来看死者最后躺在在这里。”Oliver走到客厅看着地板。
  “是的,还是下班的打扮,”Barry接着说,“不过高跟鞋已经踢在门口,死者是光着脚的。”
  “假如我是凶手,你是死者,你回到家,关好门。”
  “我到家了,回到我熟悉的地方,踢掉鞋,走到客厅,心情放松。”
  “这时我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你吓得一愣,时间很短,但对于我以及够了,我把你扑倒,用手掐住你的脖子。但我是怎么进来的呢?”
  “门窗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但是你看这门锁,很容易撬开的。”
  “你怎么会知道?”Oliver一脸疑惑的看着对方,“我以为……”
  “嘿!你在想什么?CSI记得吗?”红衣英雄一脸责怪的看着对方。

------------------------------------------------------05-------------------------------------------------------------

Who'll dig his grave? 谁来挖坟墓?
I,said the Owl,是我,猫头鹰说,
With my pick and shovel, 用我的凿子铲子,
I'll dig his grave.我会来挖坟墓。

    男人打开门锁,终于到家了,一天的工作还真是让人精疲力竭,走进厨房一把拉开冰箱拿出一瓶啤酒,这是另一道身影猛地扑了上来,啤酒瓶破碎传来清脆的响声。对方用力的掐住男人的脖子,男人不住的挣扎着,渐渐的弱了下去。
    确定对方没有了呼吸,那黑影站了起来,转身重卧室里拿来一个黑色袋子,打开,里面是一把折断的铲子,随意的扔下铲子,又拿出一张知更鸟的图片,轻轻的放在死者身上。最后检查了一下尸体,没有什么遗漏后走向大门开门走了出去。
    带着手套的双手插在衣兜里,低着头,整个脸隐藏在帽檐的阴影之中。马路上人影匆匆,没有人知道有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流逝了。拐过几个弯在黑暗小巷里摘下手套扔掉,取下帽子,随意的拿在手中。出了巷子上车,把帽子扔到副驾的位置上,拉下遮阳板,看着女孩的照片,一滴泪水滑落……

次日,星城S.T.A.R实验室
  “Dr. Wells ,你们得看看这个。”Caitlin说,“知更鸟又出现了,这回是在海滨市,现场留下的是……”
  “铲子!”Cisco和Caitlin同时说道。

 

【箭闪】 The Bell Toll For Poor Cock Robin. (I)

The Bell Toll For Poor Cock Robin.

------------------------------------------------------00-------------------------------------------------------------

    男人手中抱着一本《MOTHER GOOSE》对于他来说未免有些幼稚了。坐在桌旁将书翻开,书有些旧了,纸张泛着淡淡的黄色,摊开的一页折了一角,一行行的用手拂过那简单的文字,他眼睛却没有落在书上,反而留恋在桌上的相框上。像框中男人怀中抱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开朗的笑着。

------------------------------------------------------01-------------------------------------------------------------


Who killed Cock Robin? 谁杀了知更鸟?

I,said the Sparrow, 是我,麻雀说,

With my bow and arrow, 用我的弓和箭,

I killed Cock Robin.我杀了知更鸟。


    Barry急急忙忙“跑”进现场边说:“sorry , I’m late. ”他已经用自己的速度作弊了,可依旧最后到达现场,看来就算他有不可思议的速度依旧改不了迟到的老毛病。

    这回的现场却十分特别:一起凶杀案,一看便知,但在尸体旁放着一张红胸知更鸟的图片和一副破碎的弓箭让这个现场变得不一般起来。Barry按部就班的在现场各处取样,眼睛却不停的撇向已经收到证物袋里的那破碎的弓和箭。明明那副弓箭和星城义警所用的有很大区别,但还是让Barry想到了Oliver。Joe向往常一样等待着Barry对于现场的个人见解,但Barry这次却只是沉默着。

    回到实验室,Barry对收集到的证据进行分析,目前来看这次的案件和超能力者并没有关系这意味着The Flash暂时不用介入案件的调查。想着想着Barry又看到了那副破碎的弓箭,如果Oliver的弓变成这样的话一定发生了危及生命的事,哪自己又会怎样呢……


------------------------------------------------------02-------------------------------------------------------------


Who saw him die? 谁看见他死去?

I,said the Fly. 是我,苍蝇说,

With my little eye, 用我的小眼睛,

I saw him die.我看见他死去。


    Arrow今天接到Lance队长的见面请求,在警局后面的小巷里与其会面。

  “最近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希望你能看看。”Lance递过一份卷宗,“做的很干净,现场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但是我觉得他还会继续。”

酒吧地下室

  “除了受害人在死后被毁掉双眼,以及案发现场的知更鸟图片以外,警方在现场并没有发现什么线索。我回来的时候去过现场了,只是普通的公寓,没什么特别的。”Oliver把卷宗递给Felicity继续说道,“希望你能帮我们找到突破口,查查看有没有类似的案件。”

  “好的!”Felicity应和道,在工作台上忙碌了起来。

  “我找到了两起案件,案发现场都有相同的知更鸟图片,分别发生在这起案件发生前半个月和……今天。你……绝对想不到是在哪里!”

    Oliver脸上再次挂上了那种“你好好说话我没兴趣猜你要说什么”的表情看向Felicity。

  “两起案件都发生在中心城。”一脸尴尬的Felicity继续说道。

  “看来我们要有一趟旅行了。”Doggle 双手环胸感叹道。

------------------------------------------------------03-------------------------------------------------------------


Who caugh this blood? 谁取走他的血?

I,said the Fish,是我, 鱼说,

With my little dish, 用我的小碟子,

I caugh this blood. 我取走他的血。


    昨天天又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案发现场又发现了那只知更鸟的图片,不同的是这次在现场的不是破损的弓箭,而是一个打碎的碟子。一个月发生两起凶杀案在中心城并不多见,更别说两起案件有着一目了然的相似点了,上面已经要求成立专案组尽快破案了,Barry与Joe都认为也许这次警局需要The Flash的帮助了。

如果来到S.T.A.R实验室看到Felicity与Doggle时Barry只是有点惊讶的话,当他发现Oliver走进来的时候就只有震惊了。

  “Oliver来是为了十天前在星城发生的一起谋杀案,案发现场发现了知更鸟的图片,和你在昨天和之前的案发现场发现的图片相同。”Dr. Wells进来说。

  “哦,那个案子啊!我们现在也没什么头绪。你们那边有什么线索,也许整合到一起会有些突破。”

    于是两组团队忙碌了起来。

  “三名受害者:Geoff Bell、Chad White、Henry Jones,就目前调查来看他们三人在生活中并没有什么交集,他们相互并不认识,Bell是街头混混、White是金融公司职员而Jones则是中学教师,White是去年职位调动后搬去星城的,除了都曾经住在中心城实在没有什么交叉点。”

  “三人均死于机械性窒息,从遗留的痕迹来看,受害人是被徒手掐死的,现场都留有相同的知更鸟图片,除此之外Bell的死亡现场有一副已经损坏的弓箭,White则在死后被毁去双眼,而在Jones的死亡现场有一个被明显摆放的破碎的碟子。”

  “三名受害人都是成年男性,要掐死他们并不容易,凶手应该为较为强壮的男性。”

  “现在看来,知更鸟图片,弓箭,被毁的双眼以及碟子对于凶杀来说一定有某些象征意义,图片可以看作签名,哪其他的呢?”

  “弓箭,眼睛,碟子,知更鸟,这到底有什么联系呢?”

  “这样想也想不出来,不然我晚上再去这边的现场看看,也许会有些想法。还有Barry我能看看第一个案发现场的弓箭吗?”最后Oliver说。

  “可以,明天你来警局,我想办法拿给你看。”被打断思考的Barry回答。

  “好吧。”


------------------------------------------------------04-------------------------------------------------------------


Who'll make his shroud? 谁为他做寿衣?

I,said the Beetle, 是我,甲虫说,

With my thread and needle,用我的针和线,

I'll make the shroud.我会来做寿衣。


次日,当Oliver走进中成警局Barry的实验室时Barry正在对着桌子上的各种文件不知道在想什么。

“咖啡?”敲敲打开着的门举一下咖啡问。

Barry抬头看了他一眼,露出灿烂的笑容:“我正要去买呢,谢谢”接过咖啡灌了一口就继续埋头于文件了。

“Barry!”对与对方对忘记自己的目的Oliver一脸无奈的看着对方。

“抱歉,你等一下,我这去就拿。”

Oliver感到一阵风吹过,铺散在桌面的不少文件飞了起来,文件上瞬间压了一个托盘,上面摆着一张已经变成碎片的弓与箭以及手套。带上手套拿起一片片碎片仔细观察。

“要把一张弓毁成这个样子并不容易,但如果懂得话也不会太难,你怎么看?”

“从痕迹上看,他耗费了很大功夫才完成的,用了不少工具才弄成这样,应该不会很了解弓箭”

“既然这样,更能确定弓箭对应凶杀的重要性,不然他也不会这样费力。”

“可到底是什么意义啊,总我觉得有一点联系但又不知道在哪……”

“Allen有案子,准备一下!”门外传来喊声。

Oliver表示自己再看看就回S.T.A.R实验室,Barry背上箱子急急忙忙的想楼下“跑”去。

到达案发现场的Barry不由的心中一凉,熟悉的知更鸟图片,凶杀又一次动手了,而这一次在现场留下的是掉落一地的针线。

这一次死者是一名女性,长发散乱在地上,而针线就散落尸体周围,知更鸟的图片被小心的放在尸体之上。这是第四个被凶杀夺走的生命了,Barry不动声色的想到。

回到S.T.A.R实验室,Barry对其他人说了今天的案件,依旧缺少线索,依旧毫无头绪。

“你说这一次案发现场发现的是针和线?”Cisco猛然间发问。

“是的,你想到什么了?” “‘用我的弓和箭,我杀死了知更鸟’、‘用我的针和线,我会做寿衣。’每错,就是这个!”

“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现场的东西代表什么了!‘谁杀死了知更鸟?’”见众人一脸疑惑的看着他Cisco赶忙解释道,“这些东西代表的是童谣:《是杀死了知更鸟?》!‘谁杀了知更鸟?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我杀了知更鸟。’对应第一个现场的弓箭。‘谁看见他死去?是我,苍蝇说,用我的小眼睛,我看见他死去。’对应眼睛。”

“没错,下面是‘谁取走他的血?是我,鱼说,用我的小碟子,我取走他的血。’第三个现场是碟子!”

“谁为他做寿衣?是我,甲虫说,用我的针和线,我会来做寿衣。’对应这次的针线!”

“还有现场的知更鸟图片,绝对不会错了!”

“现在可以确认凶手是按这首童谣在杀人,但是为什么?” “还有,目前为止四名死者有男有女,外貌并没有相似的地方,为什么要杀这些人?凶手是如何选择受害人的?Felicity,继续调查这四个人有没有联系!”

“好的!